企业文化
你的当前位置:首页 / 企业文化 / 文化生活
偷听花语
发布时间:2012-04-15 发布人:admin

 当漫山花开,闻着淡淡的却又不知名的花香时,我由衷感谢上苍赐予我的这一切芳香,我享受着,却享用不尽,不去欣赏仿佛是最大的暴殄天物,这是一个生命对另一个生命的赞叹和敬畏,这充满着活力和生机的生命,在这个季节里占据着眼前每一寸土地,尽情盎然着;每一个劳作的人们都忍不住小歇片刻,对它不露声色的微笑,无声的笑容像极了正在灿烂的野花。

我愿做一朵野花,在这个季节开放,另一个季节凋谢,无关旁人的怂恿,也无关世俗的诱惑,静静地、悄悄地;点缀着年年岁岁。当早晨的露水湿透我的衣襟,我便显得晶莹剔透,万分妖娆,在这一片葱郁的草丛中打赌谁都不由得多看我几眼,而后我抿嘴一笑,把羞涩表现得极致;在微风轻抚的午后,几只嬉戏的彩蝶悠闲地舞动着翅膀,旋转着身体,就像一群身着华丽服饰踏着春天节奏的舞者,跳着优美的华尔兹向我款款而来,我无所谓舞者的姓氏、归属,它要流连,我便欣然;无所谓时间、地点,它要长久,我便永远,这无需安排的相遇和恰到好处的默契仿佛是前世的约定,不然,万千种擦肩而过,它却怜香?

野花终究是野花,无人会真正思考和在乎它存在的意义,大概就只会近似贪婪的吮吸着它散发的香味,或者无情的折下花枝,潦草地扮饰自己已经逝去的美丽,与彩蝶的怜香相比,逊色万分。我最不愿人的打扰,每一次匆忙的脚步都会打乱我内心的宁静,每一次无情的堪折都会留下深深的伤痕,伤心的泪水伴随着汁液怎么都抚平不了。如果真有那么一位愿意屈膝俯身,轻抚我花枝的人,我愿意攀附着悬崖峭壁,翘首以盼,或独坐乱石山岗,孤身等候,哪怕孤寂一生;但我保证当他脚步轻轻向我走来的那个春天,眼前必然会开出花一朵---一株美丽而顽强的花朵,一株胆怯又固执的花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湖南桂武项目  李利军)




COPYRIGHT © 2011-2018  中交一公局第四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 
公司地址:广西南宁市江南经济开发区   桂ICP备10001142号